彩九欢迎您!
教师发展
教育科研
教师节30周年·校长谈教改
责编:admin 发布日期:2014-09-11

今天,是第三十个教师节。

  光阴三十载,感师恩、敬师道的传统不变。每一年的今天,我们都会由衷地说一声:老师,您好!这是传统美德的延续,也是对知识本身的尊重。

  光阴三十载,中国教育事业的变化天翻地覆。约1500万名教师,支撑起全世界最大的教育体系,为我国实现从人口大国向人力资源大国的转变做出巨大贡献。

  世易时移,教改不能止步。就在前几天,《国务院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正式发布,掀起新一轮教改浪潮。如何让学生摆脱考试负累,释放他们的天性;如何让教育“明明德、亲民、止于至善”?这些追求,除了有赖于大政方针上的顶层设计,也离不开校长教师的基层探索。在第三十个教师节,让我们听听三位校长对于教学创新的理解和尝试。

  ——编者

上海中学原校长唐盛昌:将国际教育“国产化”

  在上海说到名校长,绕不过唐盛昌,上海中学原校长。

  但这一次采访,约在了名不见经传的星河湾双语学校。“这是我探索如何把国际课程和中国教育体系、文化环境融合起来的一块试验田。开办才两年,家长高度认同,学生已经开始挤不进来了!”一见面,他就解释了约在这里的原因。

  从1989年到2013年,唐盛昌当了24年上海中学“掌门人”,一手将这所百年老校从坐吃老本的“破落地主”,打造成了上海最好的示范性高中之一。在这里,唐盛昌率先展开的国际课程、高中课程图谱、数字化校园、拔尖创新人才培育等建设,在国内基础教育发展和改革进程中都留下了印迹。

  “唐校长是上海基础教育的宝贝。”在为他从教50年举办的研讨活动中有人这样概括。直到2013年,71岁了,他从上海中学校长任上退休,身上带着全国劳模、上海市首届教育功臣等诸多荣誉。

  他的名片上,如今只印了两个身份:上海市基础教育国际课程比较研究所所长、禾佳教育联盟主席。

  “禾佳”是民办教育联盟,旗下已有华育、上宝、张江等3所初中学校,以及从小学到高中一贯制、教授国际课程的星河湾双语学校。3所初中,都已是上海最受家长热捧的名校,在近两年上海中考成绩前五名中占了三席。在这几所学校,唐盛昌已不是管理日常行政和教学运行的校长,而是管大事的“校监”。

  “公办教育应主要解决‘有书读’问题,民办学校在‘读好书’方面大有可为。”唐盛昌说,放眼英美等国家,从中学到大学,高端精英教育几乎都是私立的天下。

  他1993年在上海中学创设国际部,是上海第一所教育教学由中国人自主管理的国际课程学校。

  “当年中国孩子学习国际课程想的只是出国,现在出国不难,难的是回来还能适应中国的国情、文化。对国际教育如果只有引进,没有‘国产化’,就是短视。”眼下汹涌的留学潮和国际课程热,在唐盛昌看来代表了教育走向开放、与国际接轨的必然。而要打造世界一流的中国精英教育,就必须一门门课地研究如何将中外教育整合起来,建设综合课程,为走向世界的中国孩子育好“中国根”。

  唐盛昌公开说,他要办的是“高端民办教育”——“我的想法可能有些超前、另类,做的事也有实验性,但对中国教育发展有价值。”

  2008年,他就以“聚焦志趣、激发潜能”为突破口,在上海中学率先开展“高中生创新素养培育实验项目”,构建德育图谱、学习领域和优势潜能开发图谱。而今,他又开始琢磨如何在初中阶段培养、识别出“好苗子”。华育初中是上海数一数二的名校,如今却常受这位“校监”的批评:“能进学校的都是优秀学生,不能只关注成绩,更要了解他们的品行、个性成长,否则好孩子也可能被耽误掉,成不了杰出的创新人才!”他将初中阶段的创新人才培养定义为“激发志趣”,这目标不是空洞口号,而是要通过持续努力,化为一系列课程和教育实践。当年在上海中学,他主持开发供学生选学的发展型课程就多达800多门,建有30个创新实验室。

  在唐盛昌看来,以国际教育的标准为参照,中国教育目前最缺少的就是对志趣的关注。问起高中毕业后要做什么时,国外学生会回答金融、艺术、音乐、医生,然后对该专业所在的国内最好大学如数家珍,而中国学生回答的往往是考北大、清华,对个人爱好、社会责任、未来方向、院系专业都不在意。“这样培养的人才能成为高级打工仔,而要实现中国梦,我们更需要具有社会理想、信念、责任的创新人才。”(记者 姜泓冰)

 

清华附小校长窦桂梅:整合课程,再造学科体系

  “现在的老师可不好当”,不少老师曾经如此抱怨。的确,刚刚入手的新教材,孩子几个小时就翻完,一点新鲜感都没剩下。英语老师则更无奈,面对班上已经有好几年国外生活经历的学生,依然按照教材内容照本宣科,显然已无法满足学生之间的个性化需求。

  如何实现教学过程中共性与个性的统一?窦桂梅对此的理解是:开足基本课程是基础,但仅仅满足于此还远远不够,要适应孩子个性发展的需求,就必须有更加丰富、多元的课程。

  本着这样的理念,窦桂梅带领全校教师研发出一整套“1+X”课程。“1”是指整合后的国家基础性课程,“X”是指个性化发展的拓展性课程。

  “1+X”课程中,“1”并不是简单的开全国家要求的课程,而是进行相应整合:用教材而不拘泥于教材,既落实国家规定的基础性课程,同时又超越教材本身。

  教学实践中,老师们常有这样的困惑,因为学科的知识结构与儿童的认知结构之间存在矛盾,许多课程孩子们不喜欢。也就是说,分科教学往往专业性较强,但整体性与系统性不够,让孩子光吃东西,却咽不下去。

  怎么办?窦桂梅的做法是:系统整合知识结构。对照课程标准,把课标的要求消化,转换为具体的知识素养,然后再把这些知识素养细化到每个年级段,形成能力目标体系,课程内容就依据这些目标而来。

  于是,知识点被整合,学科体系被再造。课程被重新整合为品德与健康、语言与阅读、数学与科技、艺术与审美。按课程性质,“X”系列也整合归类到板块里。

  举例来说,三年级《科学》中的“温度变化”与四年级《数学》中的“折线统计图”,两个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课程内容,被科学老师与数学老师“硬”整合在一起。而整合的契合点就放在“统计”上,因为尽管学科研究的重点不一样,但在收集、整理、分析数据、解决问题的本质上是一致的。

  整合就像“润滑剂”,它让课程、教学更加立体“丰满”,更加适合学生个性化发展的需求,“这条道路没有终点,我们一直在探索。”窦桂梅说。

  “X”课程中,清华附小很早就从语文课程中延伸出书法课,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书法同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母语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这恰恰符合小学阶段教育“综合”的特点……40门“X”课程都与基础教育的元素相关,旨在利于孩子一生的发展。

  课程优化后,由于不同课型要求的课长不一样,课时整合提上了日程。

  比如,整本书阅读,40分钟显然不够,形体课、体育课、综合实践课,面临同样的困境,这就意味着,要适合孩子的发展需要,就要打破40分钟“一刀切”的界限。

  清华附小尝试着把原来的40分钟一节课减少5分钟,整合为“小课时”,也叫“基础课时”。基础课时要求老师们做到向课堂要效率,要求知识结构更加精要、简洁。而节省下来的时间,被放到60分钟的大课时当中去,开展让孩子们自己动手操作与实践的内容。

  除了大小课时,清华附小还有“小小课时”,比如10分钟、15分钟,利用这些“弹性”时间,孩子们一起晨练、练习书法、诵读……正是在这样充满活力的课程表中,孩子们的创造力、教师的生产力全部被激发与再造了。

  窦桂梅常说:“教育的目的就两件事,让人聪慧,使人高尚。这两点就是生命的内核,聪慧像人字的一撇,高尚像人字的一捺,它们支撑起大写的人,人的一生由这两个词奠基。”(记者 赵婀娜)

 

宁夏固原一中校长薛吉强:激活“学困生”的潜力

  固原是经济落后、文化欠发达的民族地区,南部山区经济上的贫困生和学习困难的“学困生”在学生中所占比例较大,都在30%以上,成为学校发展的“瓶颈”。

  进了学校,孩子们的基础素质就有良莠之分,成绩也有前后之别。但是,我们要求老师必须树立这样一个观念:每个孩子未来都能成为一棵参天大树。为此,我们不仅通过个性辅导来贯彻新课程理念,通过强化训练来培育学生自主学习的习惯,还不断创新思路,激发学生无限的潜力,让教学走“捷径”。

  在很多时候,“学困生”是被当做包袱。但是,我们却不这么看。

  很多“学困生”,其实家境不错,但个性桀骜。有的孩子逆反心理严重;有的孩子性格忧郁,有时甚至还会自残;有的孩子长期与父母冷战,家庭矛盾激化……“不好管,不好教,不听话。”老师们也很委屈,经常诉苦。

  但我常常说:“如果能够把这样的学生教好,成为社会的栋梁,你们不是更有成就感?贡献岂不是比培养出一个大学生更大?”老师有责任点亮他们的心灯,我们需要用爱来跟孩子沟通和交流。也许,未来的他不会成为一名大学生,但是却能够自食其力,长大成人,这同样是一种成才。

  一位特长班的老师讲过一个故事:有一名学生说话结巴,胆子特别小,在大家面前从来不敢说话。经过几天观察,她发现了这名学生一个很大的优点,非常爱干净,心细,乐于帮助别人。这不就是很好的生活委员吗?老师安排了一次颁奖班会,让这名学生为近期表现好的同学发奖。当念第一个人名时,这孩子的嘴唇上下颤抖,就是说不出来。教室里54双眼睛,却没有一丝嘲笑的意思。终于,他说出来了,那震天的掌声激活了他。从此,这名学生自信心提升,成绩提高也很快。“发现学生的潜力并不难,重要的是怎样去激活它。”这位老师说。

  “低重心、近距离、手把手、耐得住、不放弃”,这是固原一中特长部的承诺。我们把那些中考成绩平均不到300分,低于正常高中招收线近200多分的“学困生”,特招进特长部,又一批批输送到全国知名的艺术院校。我们连续7年参加自治区音美专业联考的合格率保持在98%以上,先后为中国传媒大学、星海音乐学院、四川美术学院等全国知名艺术院校输送近300多名优秀的艺术类学生。

  而对于贫困生,我们也有自己的探索。在政府出资举办“宏志班”和“民族班”的基础上,学校与社会资助者先后设立了电信宏志班、仰恩班、晓扬班、鹏荣班、工会班等特色班,解决经济困难学生的就学问题,得到资助的学生已占总数的50%以上。

  2014年,我校高考成绩一本上线1050人,比2013年增加251人,上线率达50.3%。二本及以上上线1504人,一次性本科上线率达72%,600分以上78人;12人被清华、北大录取。更让我们骄傲的,是宏志生、民族生、鹏荣生、工会生、艺术特长生全面出彩。

  正如自治区示范性高中回访评估反馈意见所说的,一中关注“两困生”教育,为宁夏、为固原教育创造了某些经验,这也是学校成功的一个标志。每当一批批特长生上线中榜,一个个孩子捧着大学录取通知书向学校报喜时,我会觉得,再辛苦的付出都是值得的。(记者 朱磊整理)

学校概况
学校简介
现任领导
校长寄语
学校荣誉
地理位置
师资队伍
首席教师
名师荟萃
教师发展
教育科研
青蓝工程
学生发展
社团活动
心理健康
学校部门
办公室  教务处
政教处  总务处
教科室
团委  工会
教师发展中心
学生发展中心
监测评价中心
生活处
走进十二
学校活动
校园风光
校刊
党建彩九
招生招聘
中招入学
人才招聘
校友时空
青春纪念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