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益平:应对中美贸易争端 中国可加快开放步伐

图片3.png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黄益平认为,特朗普以对华贸易逆差为由采取加征关税措施是“没有道理的”,但同时中国也可以在对外开放方面加快步伐。

3月29日,他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朗润·格政讲座上表示,中国的经常项目顺差与GDP的比率已经从2007年的11.8%下降至现在的2%以下,“这对全球任何一个国家来说都算是相当平衡的外部账户”。

黄益平指出,根据经济学原理,一个国家的净储蓄恒等于一个国家的净出口额。“特朗普在国内一边减税,一边又增加投资开支刺激经济,这意味着美国净储蓄将会下降,使得逆差变得更大。这种情况下,即便是美国对中国逆差缩小,美国对全球其他国家的逆差还是会增加。”

美国特朗普政府一直以对华逆差过大为由向中方施压。根据中国海关总署统计,2017年中国对美贸易顺差为2760亿美元,同比增长约11%。美国政府统计则显示,2017年对华贸易逆差达到创纪录的3750亿美元,占美国全球贸易逆差的三分之二左右。

在美国看来,中国目前政府实施过度干预经济的扭曲体制政策,赋予中国经济一种不公正的竞争力,成为中美贸易不平衡以及美国面临其他经济问题的关键原因,因而需要实施更强硬措施和压力督促中国解决。

但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卢锋表示,这种结论“显然不正确”,因为中国出口部门基本是外资和私营企业主导。根据他的研究,从中国不同类型企业的出口交货值占比数据来看,2015年,外商以及港澳台企业占比为63%,私营企业占比为17%,而国有企业占比仅为1.5%。

卢锋认为,如果对民营企业抑制的扭曲政策得到改革,中国企业整体竞争力有可能进一步提升。

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余淼杰在当天的讲座中称,如果中美之间贸易摩擦升级甚至爆发全面贸易战的话,将对美国产生明显的负面影响。而中国只要应对得当,受到的损失会比美国小。

据余淼杰测算,如果美国对中国产品加征高额关税,将导致美国国内物价上涨、真实工资水平下降,最终造成社会福利损失。此外,如果美国在贸易战中阻止中方在美投资,不仅无益于挽回数百万个就业岗位,还可能再丢失大约26万个岗位。

对中国来说,倘若两国贸易摩擦加剧,可能对出口部门的就业产生负面影响,在这种情况下,政府有必要在短期内对实体经济给予一定扶持。但总体来看,只要中国恰当地加大对外开放力度,中国受到影响的程度将远远小于美国。

“加大开放的关键在于促进同除美国以外其他国家的贸易,推动地区贸易合作,并建设高水平的自由贸易区。”余淼杰说。

黄益平表示,中国在金融等领域的对外开放确实存在可改善的地方。“虽然我们仍然是发展中国家,需要逐步开放,但我个人认为我们的开放确实可以走得更快一些。”他说。

黄益平认为,从长期来看,中美双方最终会回到寻求共赢的轨道上来。“贸易战打也好,不打也好,(中美)最后还是要寻求共赢,‘在一口锅里吃饭’。”